昨天晚上與二女兒到河堤散步,閒談之餘,問了我一個問題:會不會在另一個世界有另一個我?這個問題在李連杰演的電影裡,就已經提過這種觀念,也有很多科幻 片具有類似的情節。我給女兒舉了個例子:我們的奇易輸入法,將它安裝於甲乙兩台電腦會有什麼不同?女兒說:應該一樣。我說,剛開始會一樣,後來不一樣。她 問為什麼?我說因為「學習」。她很驚訝,因為我以前並沒有給她說過自家的輸入法會學習。也就是說,奇易輸入法的學習效果,使得每個使用該輸入法的人,都覺 得別台機器的奇易輸入法用起來不太順。

女兒最近學校課程正好教到兒童學習母語具有關鍵期的問題。這個論點現在普遍被應用於幼教業者,鼓吹幼兒雙語教學。我告訴她,關鍵期只是一種實驗(或研究)得到的錯誤結論。她很不以為然,提出狼人帶大的小孩無法學習語言的觀點。我說,那就是典型的「錯誤的結論」。

研究者經常在統計或設計研究方法,得到錯誤的結論。例如「鹽」與「高血壓」的關係就是一個錯誤的結論。有一個因素同時造成嗜鹽與高血壓兩個現象,但這個因 素沒有被發現,而實際觀察到的現象是,大部分的嗜鹽現者都有高血壓現象,而全部的高血壓現象都具有嗜鹽現象,因此推論,嗜鹽造成高血壓。這個推論好像完美 無缺,但只是一個錯誤的結論而已,因為嗜鹽本身就已經是一種病,病因還沒解出來,是以「未解」解「不解」,等於「誤解」。

我告訴女兒,學習母語沒有所謂的關鍵期,而是學習惰性與腦內啡造成。任何生命體都有求生的本能,因此所有的學習本能都與求生方法有關,當這個生命體已經找 到生存方法後,就會開始停止學習而進入另一個階段,階段性不一樣,任務也不一樣。這樣才能順利進行生命的循環。否則每一個生命體都停留在學習生存的階段, 將會造程繁衍的困難。

這種說法是有根據的,一個生命體如果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,都會有異常不同的反應,不管是人或動物,都有這現象。假設一個大人,因為某種因素流落到不同 語系國家(這在以前戰爭時期發生過),造成這個人必須重新學習母語才能生存,幾年下來,會忘記大部分的舊母語,而產生第二個母語。也就是說,學習的效率跟 生存環境與急迫性有很大關係。但是被忘記的母語,很容易再恢復,除非受傷。

這些跟三魂七魄有什麼關係?回到我女兒提的問題:有沒有另一個我?為什麼我用奇易輸入法來解釋這個問題?

從小孩出生的成長過程來看,假設一對同卵雙胞胎,出生後一個在美國、一個在台灣分別給不同的人扶養長大,則他們的母語分別是美語及台語。為什麼我要強調 「同卵雙胞胎」,因為在科學的觀點,他們具有相同的先天條件及學習能力,在DNA鑑定也認為是同一個人。但顯然因為成長環境的不同,造成兩人的母語不同、 知識背景也不同,所以思想也不會相同,這兩個人絕對不是同一個人。也就是說,另一個世界不會出現另一個我。

但什麼是「另一個世界」?應該不是指美國與台灣的差異。而是另一個時間空間。我問女兒,假設你有一個電腦程式需要執行運算,因為今天沒有跑完,先關機,明 天又要從頭跑一次。那麼,明天與今天的程式,雖然跑了兩次,也是「重跑」,過程一樣,但明天的程式不會「認識」今天的程式。假設「你」是一個電腦程式,被 執行了十次,表示你的人生出現十次完全相同的過程與結果,但你還是不會知道另一個世界的你。也就是說,有沒有另一個世界存在另一個我,這個答案等於沒有答 案,這個時候,「是」等於「不是」,「有」等於「沒有」。

那三魂七魄到底是什麼?在我看來,人體只不過是一個機器、一台電腦。魂就是程式,三魂可以說是監督程式、系統程式、應用程式;而七魄可以看成是資料。電腦 有等級、速度、容量之分,程式也有版本差異,資料則是因「人」而異。所以我用奇易輸入法來解釋,因為輸入法的資料庫「因人而異」。很多人不能接受三魂七魄 的觀念。他們用解剖學的觀點尋找三魂七魄,就如同用放大鏡研究電腦程式一般。我不知道這些人怎麼研究得下去?你可以用螺絲起子分解電視機來研究電視節目的 製作方法嗎?如果你真的認為解剖學才是科學,那等於否認電腦軟體的存在,也等於是反科學。

靈魂與醫學根本兩回事,為什麼要用解剖學的觀點來批評靈魂理論?把人類的記憶當成靈魂的一部分不是我論說的,而是有部電影「極光追殺令」,裡面描述外星人對人類做研究,把「記憶」當電腦資料一樣,可以從人身上抽離、儲存、轉移、再生、複製。

三魂七魄根本就不是解剖學上的東西,卻老是有人從醫學觀點來駁斥三魂七魄。我認為,三魂七魄存在與否,只是認知的問題,不應該是個人意見的問題。也就是 說,討論三魂七魄存不存在不如討論三魂七魄是什麼!很多時候,解釋不同、認知不同,雖然對同一件事情也會有不同的描述,沒有弄清楚以前就開始批評,根本就 是反科學。你可以說三魂七魄在解剖學上找不到證據,但不能說三魂七魄不存在,這差很多!你可以說中醫在科學的方法上「還沒有」找到足夠的證據,但不能說中 醫的治療方法不科學,這意義差很多。因為你「無法證明它合乎科學」不等於「它不科學」。

因此,要討論三魂七存在,不是宗教與科技之爭。我無法真的告訴你三魂七魄是什麼,但「人」的存在絕對不只是「重量」,要堅持靈魂有重量的人,應該先看看, 電腦程式有沒有重量?知識有沒有重量?你會不會因為讀了一本書而大腦變重?電腦硬碟會不會因為儲存了一百萬張圖片而變重?錄音帶會不會因為錄音而變重?我 對很多自認科學的西醫很感冒,不是因為我反西醫,而是我瞧不起這些打著科學反科學的人。科學應該是客觀的態度,但很多自認科學的人,經常雞同鴨講。就像邱 小妹人球事件,大家在討論那位醫師的醫德與偽造文書問題,卻還是有一大堆人跳出來為那醫師的醫術做辯護!我不知道誰會去質疑那醫師的能力,但顯然是雞同鴨 講。偽造文書跟醫術沒有關係吧!為什麼可以拿他的醫術來幫他的偽造文書解套?

最近有位朋友提到自己以前跟外國人一起工作的問題,朋友形容「外國人很瞧不起台灣人,不是種族歧視,而是工作態度」。這令我想起以前在台大上課時,有次教 授預告下週要「討論」某個主題,結果時間到了,上課時老師看到我們全班同學討論的表現,說了重話:「你們沒有準備,怎麼討論」?這是我第一次聽到,原來要 有準備才能討論!台灣人喜歡在討論時針對別人的努力成果作批判,會堅持自己的觀點,卻非研究或專業,很多的反對或贊成都只是個人偏好。一個專業的討論,應 該是經過充分的準備,但台灣很多的會議都是純聊天。因此外國人瞧不起台灣人,只是基於工作態度上的觀點,而非種族歧視。

如果三魂七魄、靈魂真的像電腦程式及資料一樣,那就真的可以轉移,但也沒有那麼簡單,就像電腦有很多硬體的差異:CPU不同、配備不同、版本不同、容量不同,轉移過程當然也會有困難,轉移結果也可能出乎意料。


2008/04/28
其它文章
奇易中文輸入法首頁


在網路上看到這一段文章節錄如下:
原文: http://www.thinkerstar.com/interact/souls.html
蘇逸平 於 1999/11/18 的回應:
留言內容: --- 回應 成和平 在 88/11/17 的留言 ---
  成醫師的留言很精闢,而且在學理上很有道理,但是我覺得醫學上的理論和玄學範疇不見得要互相抵觸,很可能只是定義的不同,感覺上像是兩件事,但實質上卻是一樣的理論。
  我曾經在美國問過一位受美式醫學教育的醫師朋友,在西醫的領域中,有 沒有「火氣大」這個症狀?他說從來沒有聽過這種名詞,但是當我詳細敘述火氣大的症狀,唇角發炎、牙齦發腫、口臭等症狀時,他卻可以將這些症狀歸類出來。我 和他,是對是錯?其實兩個都對,只是因為歸類方式不同,一開始才會感覺上像是在雞同鴨講。
  同樣的,很多東西乍聽之下是南轅北轍的東西,但是不見得有那麼大的相 異處,舉例來說「吸收日精月華、粹五行之精,所得之九天仙露,服之能去老還童,列籍仙界」,聽起來是很荒謬的東西,但是換個說法,變成「經過長期配製培 養,再加實驗粹取,所得到的結果證實有抗衰老素的成分,可以治療許多棘手的老人症」,聽起來又很科學了,但是它們說的很可能是同一件事。